宜玄亦是景熠

手写,渣章 ,文(?)
又懒又皮。。。
站内转发随意~
抱图随意但请不要瞎发

耀君大本命,叶神二本命
荣光组了解一下?

封面是木梓姐写的呜呜呜吹爆她
头像是自设

不定期删热度低的手写啥的
扩列戳Q2190143921

(污染tag ing)

没找到适合耀耀的眼瞳
没找到适合顾帅的头发

哭唧唧

我知道不像但我肝了两个晚上了一定要发QAQ

最后1p是景熠的自设吖~

给老白写的言和和吖~ @白冥玦
(请自动忽略那个丑了吧唧的花QAQ)

真……真实……

回顾一下自己所在的坑

p1成章
p2昨晚的半成品
图源网络,侵删歉






啊啊啊啊啊基德sama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

抱歉拖到现在才发出来呀
前段时间准备耀诞了嘛(虽然也没准备多少w)

那么……先前的预告就删了嗷

【将军×王耀】吾王永耀

*这么多天终于肝出来了呜呜呜作业还没咋动
*我尽力了请轻点喷
*私设太子耀w
*没了 @老王的江山官方lof

(将军视角)
我虽气息奄奄,却还是拖着残破的身躯向他走去,步伐沉重而又坚定。

回光返照?我不知道。我只知道面前这人是我的信仰,是我至死也要保护的人!

再坚持一会儿啊……

他不住地眨眼睛,是为了防止泪水流下来。我知道,他从小就这样,好逞强。哭了也抑制着不掉眼泪,怕我笑话他。每次受了欺负都坐在墙角,也不告诉我……虽然最后都是我帮他出的头。

他扑过来抱住我,肩膀微微颤抖着。

“别哭,你将来可是要成为一国之君的人。怎么可以哭呢?”我尽量用轻松的语气说着。

“我没哭!休要胡说。”他尽力压抑着哭腔反驳道。

“好好好,阿耀最坚强了,怎么会哭呢?”

我趴在他肩上,微垂着头,看着自己凌乱的发丝间尚未凝结的血珠一滴一滴淌到他的后背上。雪白的袍子上绽开了一朵朵深红的梅花。

还记得我第一次历练,父亲直接带我上了真正的战场。当然,我后来是作为伤员被中途抬回来的。阿耀看着我身上缠着的绷带,几乎要哭出声来了。

现在想来那次不过是非常小的一道伤,但他小心翼翼地帮我涂药时那张泫然欲泣的小脸,我永远也忘不了。

作为皇子伴读,我多学了不少文韬武略,也帮他一点一点夺回了太子之位。

好困啊……不想回忆了……好冷……

阿耀在喊什么……听不清了……

好黑啊……



(王耀视角)
战争,又是战争……

多少年来,为争中原这块肥肉,无数人付出了鲜血,甚至是生命!

而今也要轮到他了么?

外敌入侵,只恨自己不能立刻上阵杀敌——朝中那群老头子们左一个“刀剑无眼”,右一个“大局为重”。我只得回东宫把自己扔在柔软的床上,扯过缎面儿的被子蒙住脑袋:“烦死了烦死了!”

可最后我还是偷溜出来了,带着宝剑和号炮。当然,也见到他了。

他却只推一句“战事紧急,微臣恐照顾不周,还望少主恕罪。”

所以你不周的照顾就是把我锁在这破屋子里么?哼,一辈子都不恕你的罪!本太子也精通兵法常习武功好么!还有,这么疏离的语气……真是……

窝了一肚子气。

愤愤地撬开锁头,走出院子,可又在看见他的那一刻就都消了气——他浑身是血,像是随时会倒下一样,向我走来,步子却是坚定的,沉重的。

我几乎要哭了出来。

“少主……”

“臣恐命不久矣,且恕臣失礼……”

我扑过去抱住他,哪怕鲜血浸在了袍子上,当初他朝气蓬勃的声音仿佛犹在耳畔——

“为了您,我可以付出生命的代价!”

悄悄擦去泪水,他应该没有发现吧。

他在我身后的墙上写下了什么,我耳边传来一道嘶哑的声音,却是十分真实的——“吾、王、永、耀……”

想起当初他第一次单独挂帅出征而凯旋归来的时候,我也刚好稳固了自己的太子地位。应父皇之命出城十里迎接小将军的我,回城途中捂住了他高喊着“吾王永耀”的嘴。

“喂喂喂,你要害死我么,最近刚稳固了位子啊!”然后就是打闹追逐,像两个孩子一样。

可现在……

“阿桓!阿桓!”*任我怎么喊他都不回答了,只是微笑地看着我。

用尽了最后的力气似的,他从我怀里滑落,跪在了我面前,仿佛是在尽最后的忠心,却是断了气。

“阿桓!!!”怎样撕心裂肺的喊叫都没用了,我强忍住泪水,我转过身去看墙上的字。一笔一划鲜红的“吾王永耀”四个大字刺痛了我的眼,未干的血迹在墙壁上将滴未滴,更添肃杀之意。

我回房取来宝剑,金色剑柄上浮雕的龙纹像是在嘲笑我的无能。

提剑走出房门,回头看着他呈半跪姿的尸体愣怔了一会儿,想要将他永远刻在我脑海中。随后放响号炮……

院内还算光滑的石桌上,一块金令牌压着一张纸,纸上字迹行云流水如惊鸿游龙——

“以国殇之礼厚葬将军,吾先一步杀敌去也。”

落款

王耀










*注:阿桓这个名灵感来源于霍去病将军的谥号“景桓”,但是景……我也景……所以就……emm